初二女生打工失联 疑被骗误入传销(图)

分享

分享到:

    发表于:2015-08-19 11:53  浏览量: 5  来源: 未知
摘要:小娟近照  暑期接近尾声,不少打暑假工的学生都在结算工钱。然而,别人家准备接孩子回来,杨小娟(化名)的家人却在四处找她。其父杨先生说,10天前,小娟跟随同学一起外出打工,可是几天后就音讯全无。  女儿执意要出外打工  昨日,距离杨先生和他外出打工的女儿小娟最后一次通话已经三天了。简短的1分多钟的交流,小娟只说了,“你们家里能来的就都来这里打工吧,我现在想跑可是身后有人跟着”。说的话

小娟近照小娟近照

  暑期接近尾声,不少打暑假工的学生都在结算工钱。然而,别人家准备接孩子回来,杨小娟(化名)的家人却在四处找她。其父杨先生说,10天前,小娟跟随同学一起外出打工,可是几天后就音讯全无。

  女儿执意要出外打工

  昨日,距离杨先生和他外出打工的女儿小娟最后一次通话已经三天了。简短的1分多钟的交流,小娟只说了,“你们家里能来的就都来这里打工吧,我现在想跑可是身后有人跟着”。说的话混乱,电话挂断得匆忙,这让杨父有些怀疑,女儿可能已经落入传销组织了。杨父自责:“当初说什么也应该拖住女儿,不让她跟同学走。”

  今年8月2日,14岁的小娟接到同班一名要好的女同学电话,该同学劝说小娟跟其一起到广州某化妆品工厂打工,并称一个月干下来能有3000多元的工资。3000多元的工资,这在老家茂名相当于做两个月的兼职服务生。这让小娟有些心动,于是跟家里人说,自己想跟好朋友一起到广州打暑假工,不仅赚得多,还有朋友照应。由于女儿还小,杨父有些不放心,他劝诫小娟就在家附近做做就可以了,靠着亲戚,也好有个照应。“不管我们怎么说她,她就是要去。”小娟的执拗气坏了杨父,但4日,背一黑包,提一个蓝色箱子,没经过家人同意,小娟就这样独自来到了广州。

  在同学的接应下,小娟到了工厂。当天下午,杨父接到了女儿报平安的第一通电话,杨父说,“她跟我们说,同学把她送到工厂后就走了,打电话也打不通,就自己在厂里,没一个认识的人,还跟我们说,那个厂环境不是很好”。杨父听完有些担心,他担心女儿在广州一个人没个照应。第二天,杨父拨打女儿电话,忙碌状态,无人接听。第三天,第四天……始终打不通。杨父开始心急了,又觉得不对劲,工厂再忙,也有时间回个电话啊,可是一直打不通,杨父跟家人只能一等再等。

  父亲自责没拦住孩子

  终于,8月14日,小娟进工厂的第十天。第二通电话来了,杨父接到电话,刚想训小娟一顿,责怪她为什么这么久都不给家里人回个电话,可电话那头的声音却有些让他觉得奇怪,像是哭过,又像是不敢说话的语气。女儿告诉他,“自己不想待了,好想跑,可是每次出来都有三四个人会跟在身后。”突然又说“你们都过来打工吧,这里挺好的。”不等杨父再多问什么,小娟就把电话挂断了。

  会不会女儿被骗了?杨父心急如焚,他猜测可能小娟被带到传销组织了。换号码打,不同时间打,一直没消息。他找到学校,找到老师,找到那个带小娟去的同学家长[微博],而那名带小娟去的女同学也没了音讯,其家人也不知其去向。

  小娟就这样失联了,家人急得手足无措。

  一家人十分担心小娟的安全。昨日,杨父和其大女儿一起来到广州找小娟。报警、贴寻人启事、找媒体帮忙……杨父说:“能想到的办法都想了,能找的人也都找到了,小娟还是没消息,好怕她有生命危险。”

  跟记者的通话中,杨父几次哽咽,他说“小娟才14岁,家里用钱紧张,孩子懂事,暑假都去打工赚钱补贴家用。小娟没独自出过远门,早知道应该拦着她。”年过50的杨父不会用微信,不会用QQ,在人生地不熟的广州,他只能一点一点地找。

  目前,由于杨父怀疑女儿被传销组织控制,已经向警方报案。

  (报料人罗先生,三等奖100元)

  与同学从茂名到广州挣钱补贴家用,但两通电话之后音讯全无,家长怀疑女儿被传销组织控制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许琛

  实习生 邱慧

请选择你的考试意向 可选择1个考试 随时调整

111

test

外语考试

考研学历

教师公考

医药卫生

职业资格

财会经济

建筑工程

趣味测试

考研

IT

医疗教学

外语教学

数理逻辑

文学

点击查看更多考试 >

选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