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男孩危机”本来是个伪命题

分享

分享到:

    发表于:2014-04-10 17:29  浏览量: 22  来源: 未知
摘要:  上海市第八中学校长卢起升计划再招收两个男生实验班,把他们培养成有浩然正气、乐学善思的男生。有人并不认同“男孩危机”的提法,更多人则压根儿不认为“男子中学”能够解决问题。(4月9日《中国青年报》)  近年来,许多专业人士对“男孩危机”十分关注,有的甚至在地方两会或全国两会上,提出了诸如提高男教师比例、错龄入学等应对“男孩危机”的办法。上海市八中招收两个男生实验班,应该是这一背景下“因性施
  上海市第八中学校长卢起升计划再招收两个男生实验班,把他们培养成有浩然正气、乐学善思的男生。有人并不认同“男孩危机”的提法,更多人则压根儿不认为“男子中学”能够解决问题。(4月9日《中国青年报》)

  近年来,许多专业人士对“男孩危机”十分关注,有的甚至在地方两会或全国两会上,提出了诸如提高男教师比例、错龄入学等应对“男孩危机”的办法。上海市八中招收两个男生实验班,应该是这一背景下“因性施教”的尝试。虽然该校校长对男生班的前景透露出了难以抑制的满意之态,但这未必能证明解决“男孩危机”的必然性。更何况,不论是从历史看,还是从长远看,“男孩危机”之说都是一种假想和虚设的伪命题,并不符合现代文明的要求。

  按照上海社会科学院城市与人口发展研究所副所长周海旺的调查,上海的学生,从小学三年级到初中三年级,在每一个科目上几乎都是女生的成绩高于男生。在这个城市的名牌高中里,女生的比例同样远超男生,更有八成以上市实验性示范高中学生会主席是女性。这种所谓的“男孩危机”,其实是男孩不应该被女孩超越,男性就应该是社会主宰或统治者的另一种说辞。“男孩危机”无法回避的男权意识,却是对女性排斥和挤兑的一种隐性势力。

  我国几千年的传统其实也是男尊女卑、夫贵妻荣、女子三从四德等观念的发展史。不论是政治形态,还是社会生活、礼仪风俗等方面,女性都是处于绝对的从属地位,是男性或男权的附庸。现代社会,相对于男孩、男性,女孩、女性的地位获得了法律上的平等,并受到公平对待,但“男孩危机”出笼的深层次问题,仍可归结为男权意识的根深蒂固。“男孩危机”说法不可怕,人们隐秘存在的“男尊女卑”思维才是根本问题。

  应该承认,男孩与女孩的性别差异,会在智力、求学、韧性、体质、思维等方面存在着年龄段的差别,但绝对不是终身差别。公众不妨细数一下,我国有没有女总理,有几位女部长、几位女省长。虽然女性公务员[微博]越来越多,但掌握绝对权力和领导的绝对数仍然是男性。幸亏是“男孩危机”,若是“男性危机”,有人恐怕白天忧心如焚、夜晚辗转反侧,要为此奔走呼号了吧。

  “男孩危机”危言耸听,但现代教育把男孩与女孩分班实验未必不可以。成功的教育,只有不同的手法,没有统一的模式,教育始终处于探索、研究和改革之中,既为教育增添活力,也是为造就人、培养人寻找最佳途径。男孩可以更智慧、坚韧,女孩同样可以自强、自立,男女生共同追求性格上的优势,都是社会的需要。但“男孩危机”却是个十足的伪命题,“男生班”也无法证明“男孩危机”。“因性施教”的结果,即使是可喜的,但却未必是准确、科学的。(江苏扬州 卞广春)

请选择你的考试意向 可选择1个考试 随时调整

111

test

外语考试

考研学历

教师公考

医药卫生

职业资格

财会经济

建筑工程

趣味测试

考研

IT

医疗教学

外语教学

数理逻辑

文学

点击查看更多考试 >

选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