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科”教师遭遇发展瓶颈

分享

分享到:

    发表于:2014-04-29 12:17  浏览量: 18  来源: 未知
摘要:  “谈起千斤重,放下四两轻”,如今这句颇有几分调侃意味的话,成了一些地区和学校音体美等“小学科”教师专业发展遭遇瓶颈的真实写照。  记者在调查采访中发现,目前许多“小学科”教师及大队辅导员,科技、劳技、形体教师等正面临工作成绩考核难以量化、职称评审常常较主科教师滞后等困境,甚至有相当一部分教师是凭借自己的热情和校长的信任在工作,至于今后的专业发展,一些教师表示“感到迷茫和困惑”。  
  “谈起千斤重,放下四两轻”,如今这句颇有几分调侃意味的话,成了一些地区和学校音体美等“小学科”教师专业发展遭遇瓶颈的真实写照。

  记者在调查采访中发现,目前许多“小学科”教师及大队辅导员,科技、劳技、形体教师等正面临工作成绩考核难以量化、职称评审常常较主科教师滞后等困境,甚至有相当一部分教师是凭借自己的热情和校长的信任在工作,至于今后的专业发展,一些教师表示“感到迷茫和困惑”。

  职称评定滞后给主科教师让道

  同年毕业、学历相同的两名教师,工作在同一所学校,一个教语数外等主科,而另一个教音体美等学科,若干年后他们的专业发展却呈现出两种不同的图景。

  记者在顺义一中采访时,该校美术教师刘海辉告诉记者,迄今她已连续3年申报高级职称,仍未评上,而和她同时参加工作的主科老师,绝大多数都已经评上了高级职称。

  刘海辉1995年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美术系,是名副其实的“科班”出身,2005年她评上了中教一级,三年前达到高级教师参评条件时,便提交了高级职称评审材料。但连年参评,又连续三年未能入选。

  “其实,我很理解学校和上级教育管理部门。”刘海辉说,在这样一所示范高中里,同时参评的教师每一个人都很优秀,学历、教龄、教学成果和科研论文等“硬杠杠”,该有的都有了,也都符合入选条件,而每一年给我们分配的指标又是有限的,“僧多粥少”,“换了自己当评委,也会优先考虑主学科教师的。”

  顺义一中校长李冬在接受记者的采访时表示,小学科教师专业发展面临一些“困境”,“这种状况由来已久,绝非个别地区和学校的个别现象,深层的原因则是无论在观念还是实践层面,教育者对这些学科还远没有达到真正重视的高度。”

  记者在北京城区和郊区一些中小学[微博]采访时发现,在同等条件下,这些学科教师在职称评定时一般较主科教师滞后3~5年,尤其是在参评中级以上职称时。

  外出培训机会少补贴不能一视同仁

  “中考[微博]要考的科目,学生才会好好学。”吴老师是大兴区某中学的一名美术老师,已经在这个岗位教了13个年头。谈起目前的待遇情况,吴老师表示很无奈,平日里也有不少小学科老师找他“吐槽”。

  “工资基本上由两部分组成,一是课时,再有就是辅导学生参加比赛获奖的奖励。”在吴老师所在的学校,教师课时是严格按照国家规定制定的,“美术、音乐课时就是一周一节,语文、数学是七节,物理是一节,自然待遇上就拉开了距离”。除此之外,吴老师还指出,小学科老师外出培训、交流的机会要比主科老师少很多。

  尽管深表无奈,吴老师还是以非常正能量的心态在自己的岗位上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在区艺术节上,吴老师带领的学生几乎年年都会捧回很多大奖,“小学科老师自己不能自暴自弃,要用好作品、好成绩征服别人。”在他看来,只要“中高考[微博]指挥棒”存在,小学科老师就不可能实现与主科老师一样的地位。同时,他希望这些老师能够振奋精神,发展自己的专业,回归对教学的热爱,把手中的“画笔拾起来”,再用爱和技能去辅导学生。

  海淀某中学音乐教师马老师在教学上费尽心思,不但讲解课本知识,还下载许多音乐作品供学生赏析,并精心组织学生排练音乐剧。“但上课的时候,学生还是兴趣不高,做其他学科作业、睡觉、看书……干什么的都有,有兴趣的会抬头听上一会儿,越到高年级认真听课的就越少了。”对此,马老师很无奈。

  “不但学生不重视,学校对我们也不够重视。”有一次,马老师所在的学校组织老师外出旅游,学校给主科老师补贴很多,其他老师虽然也能去,却是和学校行政职员一起,补助也很少。“教育部门对于所有老师都是一视同仁,而‘主副科’老师待遇差别大,本身就与国家所提倡的素质教育精神相违背。”马老师建议学校要从学生个性发展和人格完善的角度出发,重视对学生音乐、美术、体育等学科的教育。

  心理教师无正式编制 工作量化考核不明确

  和其他学校的小学科教师遭遇的专业发展困境相似,北京某郊区县一所示范高中的要老师早在2009年就开始申报心理学专业高级教师职称,但至今她仍未实现专业发展的突破。要老师1997年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微博]心理系,2004年获得了中教一级职称。之后几年,同龄的其他主科教师陆续评上高级职称,她却仍在“原地踏步”。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许多学校——尤其是郊区农村学校,心理教师一般都不是专职教师,他们同时还兼着学校其他工作。“心理教育是说起来重要,干起来次要。”要老师表示,心理教师岗位虽然责任重大,但作为一种新生的教学专业岗位,“从最顶层的机制建设开始,许多关系就没有理顺。”

  要老师说,在学校正式的编制中,至今仍然没有心理教师这一岗位,也没有什么机构以正式文件形式给心理教师定功能、定工作量。“这样就使多数基层学校在教学实践中不好量化考核心理教师的实际工作。没有量化指标,心理教师在职评时就不得不为主学科教师‘让路’,很尴尬。”

  要老师还讲述了本区另一所学校心理教师的遭遇——因为缺乏岗位具体职责和工作量,学校便按课时费为心理教师支付每月报酬,结果心理教师成为这所学校中收入最低的人群。

  “教育部虽然出台了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指导纲要,但关键是要和人事部门挂钩对接。”要老师认为,专业心理教师应该享受班主任待遇。“首先要解决心理教师的编制,保证配齐师资;然后是尽快确定心理教师的岗位功能、职责和工作量。只有这样才有利于学校心理教育工作的开展。”

  信息技术教师工作杂 建议开设纯技术职称

  目前,规模稍大的学校都有专门的网络管理员,这些技术人员也成为了不教课的教师。可是,不教课的教师是很难评定职称的,因为他们没有教研成绩。

  对此,北京市史家小学信息中心的教师们通过轮流上课,来解决这个问题。“谁评上职称了就到二线工作,把机会留给没有评上职称的同事。”史家小学网络信息中心主任汪忱说,这也是出于无奈采取的办法。他建议教育部门应该为学校信息技术人员开设一个专门的纯技术职称。

  从学校毕业至今,汪忱工作了20多个年头。和他年龄相仿的从事一线教学的教师们,基本都评上了中学高级职称。而他自2005年来到史家小学高年级部负责信息技术相关工作后,就一直没有机会在一线教学。“因为学校规模太大,需要有专人从事网络管理、电教维修等工作。”所以,当其他学科教师评定到高级职称时,汪忱只能忙碌在信息技术的世界里。

  记者发现,不少学校会让岁数较大或不擅长讲课的教师去搞电教。但对史家小学这种发展快、规模大的学校来说,必须得找信息技术的专业人才从事这项工作。每年招聘时,汪忱除了高校推荐外,还会亲自去观察前来应聘的大学生是否真正热爱信息技术这个行业。“一些毕业生了解到学校信息技术人员的发展困境后,确实会有些犹豫,长此以往对学校的发展是不利的。”

  【区域典型】

  东城区:小学所有学科都有教研员指导教学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东城区对包括书法、心理等课程在内的所有学科,都备齐了教研员,定期开展教研活动。“除了校本课程,其他只要在区里课表上呈现的课程都有相应的教研员指导教学。”北京市东城区东四十四条小学教师范燕妮告诉记者,在东城区的小学里,每个学科之间相对是比较公平的,没有完全的主次之分。

  据了解,东城区有针对教师的“东兴杯”教学大[微博]赛,只要有课时的科任老师都可以申报,凭借论文和说课来参与评选区级骨干教师。因此,不会出现职评、评奖不公平的情况。当东城区教师申报“东兴杯”教学大赛时,区教研员还会到学校给教师进行说课指导。“语数英这三门课由于有学业水平测试,所以还是会稍微偏重一点。现在小学里,音体美学科也有考评,但更多偏重的是一些活动。”范燕妮觉得,至少东城区的小学老师之间差距不算太大。

  【声音】

  音体美等学科不应被边缘化

  薛贵(北京市通州区潞河中学正高级体育教师、北京市特级教师):从整体上看,在中国的教育观念中,音体美属于小学科。一些学校会把职称评定、评优评奖的机会优先给中高考考试科目的任课老师。在实施绩效工资以后,如果学校不看重音体美教育,那么老师的课时量会相对较少,收入和奖金也会不如其他主要学科。

  但是,音体美老师在待遇、地位方面是否边缘化,这与学校办学观念有着密切关系。在潞河中学,体育老师的课时量一周可能会达到14节,甚至超过其他科目。再加上课下和中午对孩子兴趣特长的辅导培训,音体美老师的待遇不会比其他科目老师低。现在国家提倡素质教育,一个学校要形成自己的校园文化,音体美教学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绝非是边缘化的角色。

  书法等学科教研组分类亟待解决

  白杨(北京市第二十七中学书法教师):美术课作为国家课程是必须要上课表的,而书法课往往是地方课程和校本课程,所以学校不给学生提供这门课程也是允许的。可见,书法课的地位是“可有可无”。在我们学校,书法校本课在初中部开设,每周1次,每学期为9次,但有时也会遇到被语文课占课时的情况。

  如今,大部分学校书法课开设的是硬笔书法,真正将毛笔引入校本课程的学校并不多。还有相当一部分学校开设的是写字课,授课教师多由语文教师兼任,根本没有专门的书法教师。在东城区,小学阶段的小学科一般都有区教研员进行指导,但中学阶段的书法教师是没有区教研员指导的,也没有机会参加教研活动。这就意味着,书法教师在专业提升上是有所欠缺的。

  相对中学来说,小学书法教师可能更受重视。原因是不少小学将书法作为学校的教育特色来推广,也是学校的一个荣誉。到了初高中,毕竟有中高考的升学压力,所以学校还是会把更多精力放到语数英这样的科目上。

  此外,在学校里,书法教师也不知道该被并入哪个教研组,这会影响我们的继续教育公共课程学分,学分修不满,今后是很难评职称的。所以,呼吁各级教育部门能够关注小学科教师的个人发展,尽快解决小学科教研组分类问题。

  □文/本报记者 苏金柱 曹阳 李培 刘钰

 

请选择你的考试意向 可选择1个考试 随时调整

111

test

外语考试

考研学历

教师公考

医药卫生

职业资格

财会经济

建筑工程

趣味测试

考研

IT

医疗教学

外语教学

数理逻辑

文学

点击查看更多考试 >

选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