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原河南砍伤小学生:癫痫病患者制造血案

分享

分享到:

    发表于:2012-12-17 15:05  浏览量: 11  来源: 未知
摘要:  ■有21年癫痫病史,常离家出走,事发前失踪一夜,家人苦寻未果  ■曾打伤人被警察带走,在村里吊沙袋练武,近几年暴力倾向加重  12月13日,河南省光山县文殊乡邹棚村,雨下个不停。那天夜里,闵拥军吃过晚饭迎着雨,又一次离家出走了。他有21年的癫痫病史,犯病时经常在村庄外转悠,家人随后往往能找到他,但这次是个例外。  第二天早上8点,警察找上了门,闵拥军的父亲闵正安才知道儿子闯了大
  ■有21年癫痫病史,常离家出走,事发前失踪一夜,家人苦寻未果

  ■曾打伤人被警察带走,在村里吊沙袋练武,近几年暴力倾向加重

  12月13日,河南省光山县文殊乡邹棚村,雨下个不停。那天夜里,闵拥军吃过晚饭迎着雨,又一次离家出走了。他有21年的癫痫病史,犯病时经常在村庄外转悠,家人随后往往能找到他,但这次是个例外。

  第二天早上8点,警察找上了门,闵拥军的父亲闵正安才知道儿子闯了大祸:砍伤文殊乡陈棚村完全小学22名学生,还砍伤了1名84岁的老太太。

  这起校园血案再一次震撼了公众。

  案件发生后,不免让人再次追问,校园安全为何总是不堪一击?为何当时没人及时制止?当地警方和教育部门对于校园安全的管控,是否存在疏漏?

  在追问校园安全的同时,我们也不禁追问,闵拥军是怎样一个人?是什么使得他一步步走到拿刀砍向22名孩子的?如果在事发前,相关部门和人员对他进行干预治疗,这样的惨剧是不是可以避免?

陈鹏村完全小学,事发后铁门紧闭。但14日早上,这道铁门却未能挡住行凶者陈鹏村完全小学,事发后铁门紧闭。但14日早上,这道铁门却未能挡住行凶者

  男子闯进学校一阵乱砍 村民拿扫帚合力制服    

  14日7时40分,河南光山县文殊乡陈棚村完全小学,五、六年级的孩子已到校开始了早读,低年级学生和学前班孩子仍在陆续进校。

  没有人注意到,不知何时,一名头发散乱,身穿蓝色秋衣、秋裤的男子出现在校门口,不知何因追赶打小学生。

  学校坐落在陈棚村一个小胡同,对过是长期独居的84岁老太太向家英。见一名男子追打孩子,老太太便提高嗓门呵斥,同时准备迈出门槛去阻止。

  孰料,正追打小学生的男子非但未停止,反而把矛头转向了老太太,蹿进老太太屋里,抓起桌上菜刀就向老太太脸部砍去,顿时血流如注。

  “杀人啦……杀人啦……”向家英微弱的求助声,并未能引起邻居的注意,不久她昏迷倒下。

  接着,该男子手提菜刀直奔对过校园。

  三层的教学楼,一楼为学前班、一年级学生,二楼是二、三、四年级,三楼是五、六年级。

  男子闯进学前班,对着毫无防备、反抗能力的孩子乱砍一通,走出学前班进入一年级,又是一阵乱砍。孩子们的哭声乱作一团。

  男子接着进入二楼、三楼班级,又砍伤多人。

  直到该男子在三楼砍伤学生准备下楼时,才被学校里一名姓邹的老师发现。于是,邹老师在其他老师的配合下将砍人男子逼下教学楼。由于男子乱舞手中菜刀,邹老师也被砍伤。

  男子被逼出校园后,村民张道师发现了。张道师把一根扫帚绑在一米长的木棍上,找准机会,猛一打将该男子手中的菜刀打落,三人冲上去将该男子扑倒在地,张道师从家拿出绳索将其绑住。

  此时,学校其他老师边报警边向陈棚村干部求助,一些私家车主得知孩子被砍后纷纷赶到现场,陆续将孩子们送往光山县医院抢救。

  警方证实,嫌犯叫闵拥军,36岁,系光山县文殊乡邹棚村人,警方统计被砍学生多达22人,还有1名84岁的老太太向家英。

  事发当天,公安部已派员赶赴现场督导侦办案件。光山县委宣传部发布消息称,初步认定闵拥军系精神病人。但闵拥军是不是精神病人,事发时是否处于发病期,最终得鉴定结果出来才能知道。

  15岁第一次发病 事发前经常离家出走     

  闵拥军的父亲闵正安说,事发前那一夜,闵拥军在家吃完晚饭说要出去转悠转悠,谁知那一走,却闯下这么大的祸。

  闵正安说,闵拥军15岁那年,第一次癫痫病发病,“从外面打工回到家,突然四肢抽搐,口吐白沫。”

  从没经历过此事的闵正安被吓坏了,赶忙请来村里的赤脚医生给医治,医生说可能是癫痫病发病,打了一针安定,过了一会儿,抽搐缓解了。恢复正常后,闵拥军对发病的事情却一点也记不起。

  之后,闵正安带儿子到乡镇卫生院去诊治,由于卫生院医疗水平有限,医生建议到光山县医院去诊断。

  当时,光山县医院还没有相关的诊疗仪器。闵拥军又被推荐到相邻的罗山县医院诊断,确诊为癫痫病。

  只要听说那里能看这种病,闵家都带着孩子前往医治,最近几年,还去过武汉、北京一些大医院。

  所幸,闵拥军的母亲邹庆秀是一位退休教师,每个月还有退休工资能供孩子看病吃药。

  虽然每天用药治疗,但今年4月,闵拥军从北京看病归来,家人发现一个问题,其发病过后经常出去乱跑,谁给他打招呼也不搭理。家人一般到村子周围或房前房后找找,找到带回来就没事了,所以对闵拥军出门转悠习以为常,没太在意。

  但没想到,这次离家外出转悠,却和以往不同。那天晚上,闵拥军很晚都没回家,闵正安和邹庆秀便冒雨到房前房后找,没找到;又沿村子四周找,也没见人影。

  邹棚村与陈棚村完全小学相距6公里,闵拥军如何到达学校、砍人动机是什么,暂时仍是个谜团。

  直到警方找到家里了解闵拥军的情况,闵正安才得知儿子的下落。

事发后,闵拥军家大门紧锁,15日中午,其父闵正安(中)回到家不到30分钟,又被亲戚强行接走事发后,闵拥军家大门紧锁,15日中午,其父闵正安(中)回到家不到30分钟,又被亲戚强行接走

离家门不远处,闵拥军吊沙袋的绳子依然挂在树上。他认为,练武能治病,病未治好,他的暴力倾向却越来越严重  离家门不远处,闵拥军吊沙袋的绳子依然挂在树上。他认为,练武能治病,病未治好,他的暴力倾向却越来越严重

  曾打伤人被警察带走父母代他赔偿18000元      

  闵拥军伤人,已非第一次。

  2010年,闵拥军花3400元钱装了一台太阳能热水器,可是,热水器装好后,水一直不热,他认为是热水器旁边的一棵树遮阴造成的,便爬到树上把树头砍掉了,但水还是不热。

  闵正安回忆说,当时买热水器时并未一次性付清款,留了800元尾款未结,事后卖方来催要尾款,闵拥军因太阳能不能正常使用为由要求退货,遭拒后双方起了纠纷,催款人被打伤头部。

  之后,光山县文殊派出所出警将人带走处理。

  昨日,在文殊乡经营太阳能热水器的王国梅否认了闵正安的说法:“闵拥军的太阳能是在县城一家门市买的,并非在我家门市所买。当时,他找到我们这里只是买了配件储水箱和上下水管,之后我们带工人给安装,谈好配件和安装费共900多元钱,装好之后,我和我爱人杨林喜去他家要钱,他让我们滚出去。”

  王国梅称,闵拥军当时要求把热水器退货,要么不结尾款,因热水器主件并非她所售出,于是与闵拥军起了纠纷。闵拥军随手拿起一节软管打在她头上。

  杨林喜见妻子被闵拥军打伤,便上前帮架,又被闵拥军用凳子砸伤头部,昏倒在地,手机也被打破散落一地。

  王国梅称,她见场面无法控制,手机也被打破,便找其他村民借手机报警,闵拥军从家里追出来,威胁村民,谁敢借就打谁。她向几位村民借手机,都被拒绝,跑出这个村庄很远,在路上遇到一人才借到手机报警。

  事后,警方调解闵拥军支付杨喜林18000元赔偿。最后,闵拥军的父母拿出了这笔医药费赔偿。

  王国梅说:“至今,售出的太阳能配件和安装费都未能要回一分。”

  在村里吊沙袋练武很多人见到他躲着走    

  与闵拥军家一墙之隔的老陈,提起闵拥军直摇头:“我不待见这个人。”

  老陈说:“他只要来我家串门,我就起身躲出去,因为他话很多,而且,总是说些无用的话。”

  老陈与闵拥军的一块田地相邻,去年,因为天旱,为让庄稼地里都多储些雨水保湿,老陈在打坝埂时与闵拥军发生了口角,双方起了冲突,老陈被打倒在地。

  74岁的老陈,自知不敌年轻人,便服了软。“当时,他把铁锹高高举起说要劈了我,不过,最后还是没劈下来。”老陈说,闵拥军脾气特别不好,所以他不愿与其打交道。

  另有村民老邹介绍,闵拥军不发病还不错。早些年,闵拥军在郑州学过修家电技术,在郑州大概干过两年修电器的活儿,之后,不知何故放弃打工回来了。但闵拥军发病开始打人后,村民们都不愿理他了。

  “这几年,闵拥军迷恋上了武术,他经常找来泡沫板绑在门口外的树上,练拳击。还专门买了沙袋吊在树上,又是拳打,又是脚踢。”老邹说。

  有村民从闵拥军家门口路过,见他在院子里还耍过练武用的大铲。

  闵拥军曾告诉村民,练武能治好自己的病。

  闵拥军家位于邹棚村的西南方向,门前的一条柏油乡村公路是村民进出村的必经之路,不少村民经过时如与闵拥军相遇,都匆匆而过,担心话不投机带来麻烦。

  曾训斥父亲:你要死呀 村民提醒孩子,见了他得小心    

  闵拥军有两个女儿,大的十多岁,小的仅有两岁。他被抓前,和两个女儿及父母共同生活在二层楼的农家院,妻子常年在外打工。

  大女儿在该村小学就读,就连小朋友也不愿到她家玩。

  村民老邹说:“别说孩子们怕他,有一次闵拥军和他父亲闵正安闹别扭,父亲训斥了他几句,闵拥军指着父亲骂,你要死呀。”

  邻居们称,闵正安与闵拥军的关系一般,两人常为个什么小事就吵得翻天,事后,还是闵拥军的母亲出面才把架劝下来。

  老邹说:“村里七八岁大的孩子,也多少知道闵拥军这人有点儿不正常,所以也不敢靠近他。家里大人有时也提醒孩子们,见了他得小心。”

  尽管村民们怕闵拥军,躲闵拥军,提醒孩子们要小心,当记者问起,以前有没有政府部门来管过,有没有想到过报警或者把人送去治疗时,受访的村民却都摇头。

  对此,村民老邹说:“他有父母、有老婆管着,大家谁也没想到去找政府帮忙送去医院啊。”

  卫生部2012年4月5日发布的《重性精神疾病管理治疗工作规范(2012年版)》中,将癫痫所致精神障碍列为重性精神疾病的一种。规定各级卫生行政部门负责本级重性精神疾病信息管理系统的运行维护,同时组织培训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和街道、乡镇相关工作人员,对重性精神疾病进行防治。同时,规定了各级医疗卫生机构包括村级卫生所的职责,包括对辖区重性精神疾病患者进行调查、登记、报告,定期随访患者,指导患者服药,及时向上级医疗机构转诊病情不稳定患者。

  按照相关的制度设计,重性精神疾病患者病情不稳定时,会被及时地报告、干预、管理,那么闵拥军也可能被干预管理,这起校园血案便不会发生。但事实上,闵拥军多次出现暴力行为却一直未被干预管理。

  据村民们透露,13日夜间,闵拥军再一次发病,打骂了两个女儿,老母亲上前保护被踹,他还踢了老父亲,然后一个人消失在夜幕中。次日,22个孩子伤在他的菜刀下。■文并图/本报记者李英强 发自河南

 

请选择你的考试意向 可选择1个考试 随时调整

test

外语考试

考研学历

教师公考

医药卫生

职业资格

财会经济

建筑工程

趣味测试

考研

IT

医疗教学

外语教学

数理逻辑

文学

点击查看更多考试 >

选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