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公办高校近百亿负债难偿 扩招成主因

分享

分享到:

    发表于:2013-02-03 16:57  浏览量: 32  来源: 未知
摘要: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年关临近、欠债还钱。都说生意人的年难过,如今,高校的年,也不好过。日前的广东省两会上,有政协委员在提案中称,截至2012年,广东50所省直公办高校贷款为98.69亿元,每年需向银行支付利息7亿元,学校别说还钱、连还利息都已经不堪重负。  高校负债累累,问题从何而来?学校债台高筑,这笔账又该由谁来管?中央台记者独家对话提案撰写人之一、广东第二师范学院教授陈渐。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年关临近、欠债还钱。都说生意人的年难过,如今,高校的年,也不好过。日前的广东省两会上,有政协委员在提案中称,截至2012年,广东50所省直公办高校贷款为98.69亿元,每年需向银行支付利息7亿元,学校别说还钱、连还利息都已经不堪重负。

  高校负债累累,问题从何而来?学校债台高筑,这笔账又该由谁来管?中央台记者独家对话提案撰写人之一、广东第二师范学院教授陈渐。

  广东高校亏空近百亿 每年需支付银行利息达7亿

  政协提案,大多事关社会热点。有的委员隔岸观火,有的人提切肤之痛。民进广东省委委员、广东第二师范学院教授陈渐提出“加大省属高校基础投入”,显然属于后者。

  陈渐:一些基础设施根本都不够,不完善,我们要买一些教学用具,向学校申请,学校就说没钱。我们的校园规划都是省政府批准的,当时借款三个亿,现在建了一半就没钱了,银行也不给贷款了。现在最棘手就是,9月份又该招生了,新生又要进校,我们现在学生宿舍都没有。

  对广东第二师范学院这样的高校,追求“手头松快”属于长期目标,眼下更大的问题是,怎么把欠银行的钱还上。

  陈渐:我们到省财政厅去调研过,现在有50所省属高校,整个亏空98亿,每年我们要支付的银行的利息有7个亿。

  校均负债1亿 扩招成亏空主因之一

  这背后的原因,两个字,扩招。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微博]副院长熊丙奇[微博]:高校之所以负债,与我国高校大规模扩招以及征地盖房是有关系的。

  从1999年到2011年底,广东全省全日制普通高等学校在校生从22万多人增加到152.7万人;十多年里,广东省属院校的招生人数及在校生人数都比1998年净增加近7倍。陈渐说,有了决策却没有资金,学校债务雪球越滚越大,这些年开始难以收拾。

  陈渐:最近可以说有5、6年。

  记者:这个时间是跟扩招的时间密切吻合的吗?

  陈渐:对,密切吻合。的确大家都在扩招,国家让我们扩招了,应该把这笔钱提前准备好。现在发现,给你政策了,你可以去招生,钱的问题不管,或者是给得少。

  扩招不是广东特色,高校负债的问题也不止广东独有。熊丙奇介绍,截至2010年,全国地方所属的普通高校负债总额约为2634.98亿元。

  熊丙奇:我国高等学校的欠债超过2000多亿,总共的学校才2600多所,平均一所学校的欠债就达到一个亿。

  政府“平账”情况普遍存在

  校均一亿,这个帐要怎么个平法儿?早在2007年底,广东省高校债务总计274.2亿元。2007年政府一次性安排清偿经批准的贴息高校教学设施及设备贷款149.2亿元,全省高校债务余额下降到125亿元。这种由政府出面“平账”的情况在全国普遍存在。

  天津市教委主任靳润成在2010年的一次采访中介绍到:政府大力支持,采用市场运作的办法,化解了高校一百亿的债务。这给我们高等学校轻装前进创造了非常有利的条件。

  而在更多的地方,高校债务问题让各部门讳莫如深。

  陈渐:毕竟是现实,欠了这么多钱在这里放着,领导层都不敢提这个事儿,谁都不敢提,谁提谁来还。高校还不了,难道省政府还吗?

  高校还不了,难道省政府还吗?陈渐的问题,答案在熊丙奇这里非常清晰——就该省政府还。

  熊丙奇:我国《教育法》允许通过融资的方式来促进教育发展。但举办者可以融资,而不是把学校作为债务主体。我国《高等教育法》和《义务教育法》都明确规定,举办者应该保障学校办学经费的投入。对公办学校来说,举办者就应该是政府部门。

  记者:说白了,现在很多学校的贷款操作都有问题?

  熊丙奇:作为公办学校,应该是政府去借款,然后投向学校,接下来由政府还款,而不是让学校还款。实际上让学校欠债本身是一个不合法的问题。

  但有规定,也有现实。截至2011年6月,很多广东省属高校都各有3亿到5亿元不等的欠债。日子总得过,账单面前,陈渐形容,各高校“八仙过海”。

  陈渐:有些高校,比方说地方高校,像东莞、深圳,他们学校由于政府还比较有力度、有钱,他们就往里边投的多一些,我们都很羡慕。

  说白了,理论上应该全由省政府买单的债务,如今只能部分兑现。在清偿部分债务的同时,政府往往还要求学校一同“发挥主观能动性”,对此,陈渐表示无奈。

  陈渐:说是这么说,实际上高校有什么能力?当然,有些高校如清华[微博]、中山大学[微博]这些,他们都有自己的科研机构,跟一些企业有联合,可以跟市场接轨,搞一些经济产业。普通高校既没有这些设备,也没有那么多人才,他们怎么办,他们怎么生存,这个问题可能是普遍性的。

  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中国学生选择香港和欧美的著名大学?归根结底,他们选择的是大学质量和教育质量。美国著名教育家、曾经担任了20年哈佛大学校长的科南特曾说过:大学的荣誉,不在它的校舍和人数,而在于它一代一代人的质量。这话听起来似乎没有振聋发聩的地方,但对于贪大求全、债台高筑的中国高校而言,却是意味深长。

  的确,当高校校长都变成杨白劳时,哪还有心思去谋划“百年大计”?负债百亿的广东高校已经给全国的大学敲响了警钟,“摊大饼”式的发展方式损害的不仅仅是某一所高校,而且伤及中国大学的整体形象。如何改,怎么改,值得深思。(记者沈静文)

请选择你的考试意向 可选择1个考试 随时调整

111

test

外语考试

考研学历

教师公考

医药卫生

职业资格

财会经济

建筑工程

趣味测试

考研

IT

医疗教学

外语教学

数理逻辑

文学

点击查看更多考试 >

选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