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膀上的父爱 慈父背出一个研究生(图)

分享

分享到:

    发表于:2013-08-22 11:31  浏览量: 17  来源: 未知
摘要:6年来,父子俩从没摔倒过,父亲为儿子撑起一片天。  父亲叫刘正顺,双腿残疾的儿子叫刘于新。年近六旬的父亲背着儿子,读完四年大学本科、两年研究生。在这6年时间里,父亲健康的双腿慢慢变形,直至一瘸一拐。儿子知识的羽翼渐渐丰满,明年研究生毕业后,将找份好工作,回报这位伟大的父亲。  贵州大学[微博],这个让儿子刘于新圆梦,让父亲刘正顺艰难跋涉6年的地方,将成为他们的回忆。刘于新很难忘记,那些

6年来,父子俩从没摔倒过,父亲为儿子撑起一片天。6年来,父子俩从没摔倒过,父亲为儿子撑起一片天。

  父亲叫刘正顺,双腿残疾的儿子叫刘于新。年近六旬的父亲背着儿子,读完四年大学本科、两年研究生。在这6年时间里,父亲健康的双腿慢慢变形,直至一瘸一拐。儿子知识的羽翼渐渐丰满,明年研究生毕业后,将找份好工作,回报这位伟大的父亲。

  贵州大学[微博],这个让儿子刘于新圆梦,让父亲刘正顺艰难跋涉6年的地方,将成为他们的回忆。刘于新很难忘记,那些不断向他伸出援手的人;但让他最难忘记的,是每逢夏天父亲背他时,脖子上滚落的一串串汗珠。

  卖报每天赚10多块钱

  3月11日,贵州大学北区,天气阴冷,大学生们都躲进了寝室或图书馆,校园小道上行人稀少。

  沿路用刘正顺或刘于新这两个名字打听,许多学生都摇头说不知道。最后,记者描述:一个卖报的老人,陪着双腿残疾的儿子读研[微博]究生。这回,终于找到了一位知情的学生,他让记者去报刊亭打听,因为报刊亭帮他卖报纸,他们知道怎样联系老人。

  在一条校园小道旁,我们找到了一个绿皮外壳的邮电报刊亭。报刊亭里,坐着一位瘦高个子的大学生,报刊亭上方一张一米来长的白纸上写着:“老爷爷报纸义卖点”。

  这位大学生只知道报刊亭在义务帮一位老爷爷卖报纸,还知道老爷爷有个残疾的儿子在贵大读书,他需要这笔钱维持爷俩的日常开销。但对于“刘正顺”或“刘于新”是谁,他并不知道。大学生甚至没有老爷爷的联系方式,但老爷爷每天早上都要送报纸过来。

  老爷爷每天拿5份报纸放在报刊亭卖,其中有3份是《贵州都市报》。这5份报纸每天能赚1元钱。

  根据大学生的描述和结合本报以前的报道,我们认为,这个卖报的老爷爷就是刘正顺。

  第二天上午10点左右,我们在报刊亭守候约半小时,就看到了送报纸来的“老爷爷”——— 刘正顺。他穿着蓝布衣服,戴着一个棉帽,一双棕色的皮鞋已经掉漆。虽然饱经风霜,但他脸上看不到太多忧愁和埋怨,说话总乐呵呵的。

  刘正顺说,自己刚去学生比较多的地方卖了10多份报纸,现在要开始在校园四处走动,把当天批发来的50多份报纸全部卖完。这样,就能赚10多元钱,父子俩一天的生活费就有了着落。

  刘正顺的脸上写满阳光,可是当提及儿子,他的脸色却渐渐阴沉下来。

  “他性格孤僻,很少与人交往,生气了就不说话。”刘正顺说。2006年,他驮着儿子上大学的故事经本报连续报道后,感动了社会各界。

  当年,一家医院免费给刘于新治疗,学校免费为父子俩提供一间公寓,还给他添置了两床电热毯和锅具等生活用品。刘于新所在的计算机学院每月都给他发放300元生活费,此外,安顺市开发区幺铺镇专门派员到贵阳看望了他们,并为他们送上3500元慰问金及一个轮椅,安顺民政部门每月为他发放200元的低保金。

  2010年,刘于新完成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的本科学业后,幸运地得到了学院的研究生保送资格,升入贵大计算机学院的计算机软件与理论专业。

  如今,刘于新马上就要研究生毕业了,而岁月不饶人,今年来,父亲的腿更是疼得厉害,走路也一瘸一拐的,这让刘于新偷偷流过无数次泪。

  曾被迫放弃高校录取

  29年前,刘于新出生在安顺市幺铺镇的方牛村,父母均为农民,他还有一个姐姐。这个幸福美满的四口之家,却因为他8岁时的一次脚痛陷入了困境。

  21年前的冬天,8岁的刘于新去邻居家看电视,脚突然痛起来,甚至痛得他倒在地上痛苦地挣扎。父亲刘正顺将他背回家后,他的膝盖突然肿得老高。全家人急了,将他送到安顺医院。当时,并没查出什么病来,让大家略为放心的是,过后没多久,他的腿又能走路了。

  但刘正顺却很担忧,因为他发现,儿子的小腿开始萎缩了。有一阵子,儿子的腿病复发,他就和妻子轮流背着儿子上学。但没过多久,刘于新的腿又突然好转,能自己走路上学了。初一的时候,儿子就自己走路上学,但半年后,腿病又犯了。但再过半年,又有所好转。如此反复……

  在刘于新念初中期间,他的腿病就这样多次反复发作,到后来他只能间歇性地休学在家,等腿病有所好转后,再忍着病痛坚持上学。就这样,刘于新一路磕磕碰碰地上了高中,原本弱小的身体在病痛的折磨下也显得越加瘦小。

  虽然腿病折腾着刘于新,但刘正顺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是,这病会如此可怕,最后竟然让儿子落下残疾。

  在儿子读初中的某一年,病情最为严重。他起不了床,只能睡在床上喊关节疼痛。刘正顺没有办法,用热水敷、用药酒揉,但都不管用。为减轻儿子的病痛,他只能背着儿子,四处求医问药。

  为了看病,刘正顺先是把家里的积蓄花光了,然后编箩筐卖,最后把卖箩筐的钱也花光了,到后来,把猪和牛也卖了。每一次治病,都要花费几百上千元,但刘于新的病仍然不见好转。这究竟是什么病,当地的土医生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有人说是关节炎,有人说是风湿……

  刘正顺急了,他从未见过这么折腾人的病,找不出病因,可现实的是儿子走不了路。

  后来,刘正顺带着儿子来到贵阳,找到贵医附院。终于,一个专家查出了病因,刘于新患的是内风湿引起的脊椎炎,这种病很难治,目前没有一种西药可以有效治疗。

  刘于新刚上高中时,虽然疼痛,却也还能忍着自己走路上学。但到了高三,他的双腿已经严重变形萎缩,关节僵硬得活动不了。从宿舍到教室,平时只要走5分钟的路程,但刘于新连走带爬都要半个小时。见他行走困难,班上的同学每天轮流背他上下课。

  2004年,刘于新考上了省内一所本科院校,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全家都很高兴。可如何去读大学,成了一家人面前的难题。经过反复商议,大家决定放弃这次读大学的机会。“那时,我想,等来年腿好了,再考,是有机会的。”刘于新回忆。

  2005年,刘于新再次参加高考[微博]。考上了,可他填报的专业对身体要求较高,大学将他拒之门外。

  大学校门再次敞开

  被大学拒绝后,刘于新很生气,他不和家人说话,偷偷一个人流泪。就在父亲刘正顺对儿子束手无策时,刘于新的态度突然又发生了转变,他再次拿起课本对父亲说:“你们不要担心,我要再考一次好成绩来!”

  刘正顺见儿子没有颓废,心里自然高兴得很。

  2006年4月,刘于新以社会考生的身份,在当地招生办报名参加高考,并以总分568分的优异成绩,被贵州大学计算机学院的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录取。

  收到贵州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并获知校方不会因为残疾将他拒之门外时,刘于新一家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之中,虽然,刘于新如何就读让一家人倍感焦虑。

  后来,刘正顺和妻子齐凌松都一个劲地劝刘于新,能够拿到大学通知书,就算你不去读,也能说明你高中没白读。“不是咱们考不上,而是因为生病了没办法去读。”

  “当时我们都觉得,钱都花在儿子看病上了,再读大学我们供不起,而且他的腿不好,谁来照顾他?我们把想法给刘于新说了,他的脸顿时就阴下来,并坚决要求去读书。”刘正顺说。

  刘正顺特别担心儿子生气。因为刘于新生气的时候不说话,一个人闷在角落里,但这种沉闷气氛让刘正顺心里发毛。

  最后,刘正顺和妻子商议后,同意儿子上大学。当时,妻子还极力反对,但刘正顺一拍大腿说:“不怕!我陪儿子去上学,我照顾他!”

  见家里唯一的劳动力都舍得放下农活陪儿子读书,妻子无话可说。她于是答应在家里打理农活。

  2006年8月,刘正顺把家里的两头猪和一头牛卖了后,背着儿子从安顺前往贵阳,在花溪区的贵州大学北区办理了入学手续。

  这次求学经历,让刘于新终身难忘。他清楚地记得父亲背着他赶火车,转公交的过程。每走一小段路,父亲都要休息一会。

  那时天气还很热,刘于新多次目睹一颗颗汗水从父亲的皮肤里冒出来,并打湿了父亲的汗衫。当时,刘于新几乎在父亲背上失声痛哭。但是他忍住了,他不想让父亲更难过。刘于新在心里默念,努力读书!努力读书!早点毕业帮父亲分担生活的重担。

  到了贵州大学后,考虑到自己不是大学生,和儿子住一起影响其他同学等问题,刘正顺每月花80元钱,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10多平方米的平房,供他和儿子居住。

  从租房子的地方到儿子的教室,每天得往返好几趟,刘正顺每次都会累得气喘吁吁。父亲苍老的脊背,承载了他太多的梦想。靠在父亲瘦小的肩膀上,刘于新的内心阵痛,他最羡慕的就是能自己走路的同学。

  幸运的是,校方得知刘于新的情况后,给他开通了绿色通道——— 办理国家的助学贷款,同时还给他申请了奖学金和困难补助。刘正顺也开始琢磨,如何赚钱来解决父子俩的生活费。

  受到别人的启发,没有很好的谋生手段又上了年纪的刘正顺,逐渐摸索出一种适合自己的营生手段——— 卖报纸。在刘于新上课期间,他就在附近的路口,摆上一大早批发来的报纸叫卖,这样能赚取父子俩每天的生活费。

  文/本报记者 吴华图/本报记者 邱凌峰

请选择你的考试意向 可选择1个考试 随时调整

111

test

外语考试

考研学历

教师公考

医药卫生

职业资格

财会经济

建筑工程

趣味测试

考研

IT

医疗教学

外语教学

数理逻辑

文学

点击查看更多考试 >

选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