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行业政策颠簸,意欲几何?

分享

分享到:

    发表于:04月29日 08:45  浏览量: 1796  来源: 未知
摘要:中国教育行业: 长期好赛道上的短期颠簸

我们认为,民办教育的积极作用并没有被全盘否定,相关政策意在规范行业发展,将长期利好合规经营的玩家。

我们认为,长期看,供需结构的不平衡将推动教育作为一种稀缺资源,长期拥有持续提价的能力。

另一方面,中国整体教育市场供给不仅没有跟上需求端的增长,甚至呈现出收缩态势,这种供需偏紧的格局在人口持续流入的地区表现更为严峻。

总体上看,教育是一条难得的好赛道,短期的政策颠簸可能将为明确这一行业价值的中长期投资者提供更好的投资机会。

政策颠簸的一年:背后深意何在?

二级市场上市公司市值坐上过山车,先扬后抑。以7家在2018年之前上市、市值超过50亿港元的教育股为例,截至2018年6月,7家上市公司市值合计相较年初最高涨幅达到70.4%,但从8月13日开始断崖式下跌,截至去年底市值相较年内高点缩水了47.1%。

一级市场教育机构募资事件数量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明显减少。从一级市场教育行业募资事件的数量看,上半年整体景气度较高,从8月开始明显变差,8~12月平均每月仅有44笔融资。而在2019年1月,全行业仅发生33笔一级市场融资,同比2018年1月下降54%。

此外还要求实施集团化办学的,不得通过兼并收购、加盟连锁、协议控制等方式控制非营利性民办学校。

我们认为,民办教育不存在所谓原罪,2018年下半年出台的,以民促法送审稿为代表的一系列政策,核心用意是整治民办教育行业当前的乱象,规范行业长远发展,推动实现教育公平是政策制定者的真实意图之一。

中国民办学校数已经占据全国总学校数的35.4%

2016年民办教育办学经费为203亿元,仅占据全国总教育经费的0.52%。此外,民办教育生均财政性经费也明显低于公办教育。

但另一方面需要注意的是,民办教育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也存在多种多样的发展不规范问题,民促法送审稿要解决和规范的正是这些过去高速增长阶段累积的监管“盲区”。

民促法送审稿中规范的集团化办学行为,过去经常被营利性民办学校采用,即通过集团化的方式,控制非营利性学校,进而通过关联交易从非营利性学校中抽取利润。

民促法中确定的分类管理体制正是为解决这种不公平的现状,民办教育机构需要自行选择成为营利或非营利性学校。

“教育公平”正是中国的政策制定者真实的政策意图之一,这也体现在对于不同教育细分行业的不同态度上,例如2018年相关部委出台了针对各教育主要细分领域的规范性政策。

2018年不断教育相关政策

政策真实意图之二:降低教育成本

2015年“全面二孩”政策已经彻底放开,但2017~2018年,新生儿人数仍在持续走低。包括教育成本在内的生育成本过高,导致育龄妇女推迟生育是重要原因。

在一项2016年进行的调研中,回答不考虑要二孩的原因时,42.6%的家长选择了“抚养孩子的经济压力太大”这一答案,位列第一,33.1%的家长选择了“教育成本太高”,位列第三。

2018年多项针对幼儿教育行业的政策落地,正是旨在扩大行业供给,降低教育成本。

政策制定者对于幼教行业“普惠性”功能的强调,背后折射出的正是对于当前中国家庭面临的过高教育成本和生育成本,及其引致的生育意愿降低等问题的担忧。

教育:供需不平衡创造的好赛道

以美国为例,教育作为一种服务,价格长期大幅跑赢其他消费和服务细分行业,这种不断提价的现象背后,凸显的是教育作为稀缺资源品的特性,而这种稀缺性在中国表现更加突出,而这正是行业长期的增长驱动力所在。

教育本质上是一项可选消费品,与收入水平呈现正相关。根据北京大学所做的一项调查,收入和消费水平最高5%分位数的家庭,学科辅导和兴趣辅导的参与率分别达到54%和46%,远超出平均水平的38%和22%。

贫富差距拉大和较为固化的社会阶层也使得家长产生了教育焦虑,从而更加关注子女教育问题。这种教育焦虑,事实上是推动教育市场快速发展的重要驱动力之一,也是家长舍得投资更多钱在教育上的根本原因。

高等教育在中国这样的人口基数较大的国家,永远是稀缺资源,也正因为此,高考才成为中国万千学生和家长心目中的“独木桥”,教育的首要功能仍然是应试和选拔。

供给:总量增长缓慢,结构性问题严峻

中国初中阶段教育招生人数从2004年的2095万人持续下滑到2015年的1411万人,虽然近两年有所回升,但仍然处于较低水平;而高中阶段教育招生人数在2009~2010年前后达到峰值后也持续回落。

北京中等教育市场供需调查

政策制定者在推动教育行业改革时,需要慎之又慎,例如新高考等以实现“教育公平”作为出发点的政策,最后是否能够真正实现政策意图?我们认为,这些政策属于“治标”。

由于高考是当前中国的教育评价体系中的最重要一环,“新高考”也因此成为所有改革中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关键环节。

复旦大学招收的2017届新生在第一次《大学物理》科目考试中,浙江和上海这两个地区的考生有多达30%的同学不及格,复旦大学老师评价这些同学的物理水平停留在初中阶段。

那么什么样的政策是“治本”之道?我们认为,解决全社会的教育焦虑,最有效的解决方法是扩大教育市场的有效供给,其中在鼓励多元化办学和推动教师人才队伍建设方面,政策制定者应该下更大力气。

中国不同省份之间生师比差异较大

生师比是评估办学质量的重要指标之一,全国平均每17个普通小学生对应一名教师,而在湖南等省份这一指标在19个左右。因此,政策制定者应当在加强师资队伍建设、改善教师待遇等问题上多下功夫。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请选择你的考试意向 可选择1个考试 随时调整

111

test

外语考试

考研学历

教师公考

医药卫生

职业资格

财会经济

建筑工程

趣味测试

考研

IT

医疗教学

外语教学

数理逻辑

文学

点击查看更多考试 >

选好了